首页 > 焦点中心

一个人的大朝台_户外
2020-07-10 04:09:05
他决定去大朝台,不是为了那五百年的修行,是因为有这个念头有段时间了。
火车上,他下铺的一男一女也是去朝台的,这两人是和他坐同一个航班来的,不过朝台的方向和他相反。边上的帅气小伙,家就在五台山脚下,推荐着五爷庙。这不在他朝台计划的范围内,不过打个卡也是好的。留着,就当留个遗憾,也许下次来的时候,五爷庙也是灵验了。
爬到上铺躺下,他硬闭着眼睛休息,毕竟天亮后还要徒步挺长距离的。火车有点晃,或许是这个原因吧,他睡不着。
火车站出来,有许多大大小小的旅社,当中已经没有可以给他休息几个小时的床铺。他走进车站自助取票的房间,在那度过凌晨。
清晨山上的冷风很是感人,容不得他停下不动。他顾不上吃点早饭,看了一眼边上的补给摊,从腰包里拿出一颗大白兔,剥开来塞进嘴里,便赶紧往前走路。
天色已经亮全了,他找到客堂,还有斋饭,可以吃点热乎的。
他疑惑,呃。。。。。寺里的狗子也吃素斋吗?
山上的草还没有一点春天的意思,连绵的黄山头让他觉得有点过于荒凉。
他出发的时间并不早,翻过一个山头后,走到了先前两个团队的前面。这里号称‘华北驴友毕业线路’,北方的朝台者自然是要多一些,两个团都是北方的,一个洛阳一个北京,主力都是50来岁,也有更大年龄的,可就是没有一个年纪轻点儿的。
好屎不拦路,这是一坨不安分的坏屎。他想着。
一个人上路的悲哀是,遇到好的场景却没有模特,自己想当模特又不方便拍照。他想抓人做模特,等了好一会儿,没见着后面的人上来,只好拍个空景。
他在边上的大岩石上卸下包补充修整。反方向走来一个徒步者,他还奇怪逆时针方向也有走大环线的吗?从这人与对讲机的对话,应该是与前队拉开了一段距离了,可是一路过来没有遇到反方向的队伍。
前方树丛里传来说话声,那个徒步者也折回来了。原来是押队,回来找队员的。
路上的人多了起来,玩户外的,游客,以及信徒。走了一个上坡,他停下来填点肚子。一对男女一人拄着根木棍走上来,他在超过这两人的时候注意过,这两人走到这里体能不行了,心态也不太好,前面一个领队等着。女人问他还有没有多余的水,可以向他买。他听到这个问题时,是有点惊讶的,带着点气又有点想笑,难道这个队伍有人不知道一路没有补给点的吗?这到补给点才一半的路程。。。
两人继续往前,走个几百米就要把屁股放到地上一会儿。他走过两人边上,告诉两人不要频繁坐下,男人回答说走不动了。那个领队站在前方等着,他和领队聊了几句,这队伍是从宁夏来的,计划两天完成大朝台。他建议领队让那两人不再继续第二天的行程。
他不确定这个领队是不是就是折返去找队员的那人,也不是很确定那领队说的是宁夏还是银川,只是脑子里有个旋律,“宁静的夏天,天空中繁星点点。。。”
上来仨小哥和一个小姐姐,个子很高,身材很匀称。他带着点钦佩的语气说,
-哇,你们跑山呐?
-是的
-厉害厉害
嗯~这是一个奇特的组合:年轻的仨小伙儿以及俩姑娘,学生模样;一个四十不到的女人;两个年龄稍大的信徒。都是休闲装备,来自东北,没有跟团队,东北小伙儿向他询问还有多远等问题。几个人谈论着自己装备和他的差距,中间似乎夹杂着些些佩服。他看这伙人说着好累,其实体能都不错,心态也很好,两个年龄稍大的是显得吃力些,也慢慢跟着。
爬上这上坡,前面就是一路下到山脚的村子了,他也是很饿了,找了个风小的地方,吃午餐。他还没吃完,东北小伙儿也爬上来了,剩余几个也陆陆续续上来坐下休息。
下到半山腰岔路口,一个户外装备的女人躺在树下休息,已经休息很久了的样子,抬起头看他一眼。这可能是和宁夏队一起的,在这等着后面几位,他想这可有得等了。
下到山脚,这里的绿意明显比山上要浓一些。村子就在前面,他看了一眼时间,比计划早了两个多小时。现在的状态,不在寺里挂单,再往前走到大南庄村里也没有问题,村子里住宿自在些,说不定还可以洗个澡。
到村子里,一位大叔用带着浓浓口音的普通话和他寒暄了几句,问他浙江有什么景点,首先蹦出他脑海的回答竟然是西湖,这搞得他有点懵。他没讲出这个回答,讲了大叔有没有可能不知道呢?他讲了个普陀山,大叔果然知道。
那边的山坡上有一大片杏树,树上花开地正盛,他觉得漂亮极了,很想过去近处拍个照片。树林在山腰,挺高的地方,上去可得费劲,他是真喜欢这片花林子。
走近到山脚下,去大片林子那都是山羊走的路,往返可得花不少时间和力气。他只上去到近一点的几棵树下,拍了几张照片。
这个村子并没有很漂亮,可是他回望村子的时候,不知为什么想到了,世外桃源。
走出大山,节假日景区的公路堵成了停车场。‘停车场’两旁的餐厅诱惑着他。
出村子的路,一直到佛母洞山脚,都是水泥硬路,穿着登山鞋,脚底板生疼,这5公里走得他欲仙欲死。
紧接着硬面马路,前方是1680级台阶。他补充点面包,糖,和水,一步一步往上爬。
这是他走过最魔性的台阶,不是抬不动腿,而是整个人都动不起来,也许是能量耗尽了吧。
在最后一段寺前的往返台阶前摇摆了一会儿,他还是去寺里留个脚印。
他在寺里休息了好久时间,补充了热水,起包继续往前。
一个队伍的对讲机里讲,前方有人在查票,队伍的几个人停下来在商量。他想现在再折回山下换条线上山也不合适,继续往前走,不行就补个票。
到了原来设置的查票岗,他看见一辆进山巡查的车刚启动开走,岗亭里没人。这里平时也是没人查票的,可能是节假日才来查的吧。
拐过一个弯,刚才那辆巡查车就停在那里,他去补了票。
山脚,实际上是在山腰高度,好些人停着,是几个队伍的人,在讨论着补票的事情,谁补票了,谁又没有补。也是在等后面的队员。
他拿出士力架,吃掉剩下的半根,又灌了几口水。没走出几十米,他就感觉那半根士力架的能量已经被消耗光了。他微微摇头,想着也是好笑,这一天翻过了那么多山头,到护银沟的时候还可以说出轻松休闲线,不想是被水泥路+台阶这一套组合拳给胖揍一顿,不敢再提轻松休闲。
这个时刻在这爬坡的都是平时走户外的,前面的人没把他拉开,后面的也没追赶上来,看来大家都差不多,都凭着意志在走。
他和几个来自河北的老大哥走在一拨,老大哥队伍的计划是两天完成朝台,所以爬上南台顶后要继续走,下到大南庄村住宿。停下休息时,老大哥说年纪大了,以后不走强度那么大的线了。他觉得其实这几位的体能是很好的,以后有精彩的强度线,还是会忍不住出发,户外坑跳不出的。
到山脊,终于抓住模特了,他拍下山脊上几个人在不怎么夕的夕阳下的剪影。可惜南台顶普济寺被挡住了,入不了镜,他觉得遗憾。
他一脚两喘息,向眼前的普济寺走,看一眼自己拉长的影子,觉得可以拍个视频,但是没想到要怎么拍好。此刻,他想。。。我也已经不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南台顶上,太阳还没有下山,冷风没有给留一丝温暖。他感觉裸露的双手的皮肤要被风给撕开来,身体瞬间透凉。上来的人纷纷往身上加衣服。
翻上山顶前和山顶温度体感相差太大,还要继续往前的人也不敢停留太久,修整一下向山下走去。他第一天的行程结束了,进寺里挂单。
咦?他看见那个跑山的小哥儿,这个时间不应该在这里的。
靠边的单张床铺已经没有下铺了,他选了单张的上铺,相比两张床拼在一起没有相对独立自在的空间,他不觉得爬上铺有什么麻烦。
他出门去厕所,抬头一看,眼所能见的天空,满是星星。两边不高的墙,挡住了视野,他看不见更壮丽的星空。他想拍照,毕竟空拿着手机,拍不出来。不过就算拿着三脚架,寺庙里没约束可以四处走动,他也不会去拍,真的是冷。
早上起得早,早斋还要好一会儿。下铺以及旁边床铺的几个北京小伙儿,计划两天完成朝台,等不及吃完早斋,收拾好背包,跟他互道再见,便搭伙出发了。这几个人是跟他第一天走相同路线的,为数不多的年轻人,几个人都没有轨迹,有点顾虑找不到穿插的近道。
他收拾好行囊,还没早斋吃,于是看了下第一天的行程,13小时29公里,爬升1619米。这个爬升其实还好,他想之所以虐到酸爽是在爬升的时段,走了一天能量耗尽的情况下再直线爬升574米,在这之前是1680级台阶。所以最后走不动,但是没有肌肉酸痛的情况。
过了南台,从他反向上走来的人多了许多。第一天路上多是户外队伍,第二天逆时针朝台的人中就多了许多休闲运动装的。
迎面开过来一辆依维柯,顿时尘土飞扬。他把脸基尼往上拉了拉。
( 本文作者 : 阿霖07 ) 12下一页
他出发的时间并不早,翻过一个山头后,走到了先前两个团队的前面。这里号称‘华北驴友毕业线路’,北方的朝台者自然是要多一些,两个团都是北方的,一个洛阳一个北京,主力都是50来岁,也有更大年龄的,可就是没有一个年纪轻点儿的。
他出发的时间并不早,翻过一个山头后,走到了先前两个团队的前面。这里号称‘华北驴友毕业线路’,北方的朝台者自然是要多一些,两个团都是北方的,一个洛阳一个北京,主力都是50来岁,也有更大年龄的,可就是没有一个年纪轻点儿的。
一个人上路的悲哀是,遇到好的场景却没有模特,自己想当模特又不方便拍照。他想抓人做模特,等了好一会儿,没见着后面的人上来,只好拍个空景。


Copyright (c)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
声明:依据国家《互联网管理规定》,本网站禁止发布任何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、法规的内容
如涉及版权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!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