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焦点中心

最不像地球的地方:青海茫崖·滩北雪峰首登记录
2020-07-10 04:09:06

文、图 / 王铁男

前言 |

海拔5675米的滩北峰位于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茫崖市,此前从没有人登顶过,是昆仑山脉的一座未登峰。

4月16日凯途高山登山队8名成员,其中5人成功首登滩北雪峰(未登峰)5675米。本次考察攀登活动有幸邀请国内知名登山人、探险人、纪录片导演鼎力加盟,经过充分准备,出征队8人成为第一批造访滩北雪峰的攀登者。颉新刚、马玉山与高山向导巨文超(能量)中途下撤。陈旻(女)、王铁男、罗彪、吕俊、种王红5人站在了滩北雪峰5675米山巅,完成首次攀登考察。

详情:凯途登山队4·16首登茫崖滩北未登峰,献礼9周年

滩北峰首次进入登山者视野

万山之祖昆仑山,西起帕米尔高原东部,横贯新疆、西藏,延伸至青海境内。在昆仑山的东段有一个石油城,它就是青海油田的所在地茫崖市。

茫崖在历史上曾是古丝绸之路上的一个重镇,是青藏高原通往新疆和中亚的门户,它东邻柴达木盆地,西至塔里木盆地,城市的北边是昆仑山北之阿尔金山,南边是祁曼塔格山。

4月初,我突然接到山友柳如姐的电话,她告诉我,茫崖市文体旅游广播局邀请她去攀登茫崖市以南的滩北峰。

△茫崖土星环奇观

滩北峰对我来说还是第一次听说,但未登峰的魅力还是很大的。这座雪山在巍巍昆仑中就是冰山一角,网上也查不到任何资料,从地图上查看,滩北峰是茫崖市以南80公里处祁曼塔格山的雪峰。

雪峰由两座相邻的山峰组成,一座海拔5700米的在新疆境内,另一座海拔低几十米的在茫崖市境内。

4月12日,我们一行8人从不同方向都赶到了茫崖市,当地政府和文体旅游广电局都非常重视这次攀登,滩北峰的开发势必对茫崖市的旅游发展起到推动作用。

行前会上确定这次登山活动由凯途高山创始人罗彪指挥攀登,茫崖市文体旅游广电局局长唐拓华协调指挥,茫崖摄影家协会做后勤保障。

初识滩北雪山

虽说滩北峰是一座不到海拔6000米的雪山,但对我们来说还是充满了未知和挑战。到达茫崖市的第二天我们就要求进山侦察,一来确定登山营地的位置和攀登线路,二来可以尽快适应海拔高度。为了能顺利到达雪山脚下,唐拓华还特意请来了两名当地蒙古族牧民做协作。

4月13日一大早,我们离开茫崖市向南边的雪山驶去。茫崖市虽说是一个不足7万人的小城市,但它拥有丰富的矿产资源和独特的自然风光。在南边的祁曼塔格山脚下有一个很大的咸水湖——尕斯库勒湖,湖面海拔2835米,湖表卤水面积达103平方公里,盐湖的东南部为干盐滩,面积达140平方公里,拥有矿藏丰富的钾盐矿。

映入我们眼帘的是一望无际的人工钾盐田,它南依祁曼塔格山,背靠阿尔金山,它像一块冰清玉洁的翡翠镶嵌在茫茫戈壁之中。望着它那宛如镜面的湖水,仿佛进入了天空之境。

△茫崖翡翠湖

随着海拔的升高,我们进入了高原荒漠地带,受塔里木荒漠和柴达木荒漠的影响,这一地区气候非常干燥,所经之地除了风沙和零星的骆驼刺外几乎看不到半点绿色,可以看到只有奔跑的羚羊扬起的一片片尘土。

在这片荒漠的不远处有一个被称作土星环的地方,当你驾车进入它的怀抱,仿佛进入了外太空。在那广袤的荒漠上,布满了雅丹、丹霞、盐滩、沙丘等奇特的地貌。

行驶60公里后,我们进入了祁曼塔格山东沟。4月的昆仑山,冰封的河道刚开始消融,高山牧场还处在冰封状态,整个山谷空无一人。

沿着东沟南行20公里有一个海拔4600米的垭口,翻过去就是新疆阿尔金山自然保护区,那里是很多野生动物的栖息之地。这个垭口也是野生动物的迁徙通道,在行驶的途中我们不时地与野牦牛遭遇,在滩北雪峰脚下的高山牧场还遇到了一群盘羊,这可是很难看到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。

牧民呼尔次开着他那破旧的北京吉普在前面带路,时而攀上山梁,时而进入谷底,到达海拔4300米时已看不到车辙,呼尔次指着雪峰下的山岗告诉我们:这一带便是他家的夏牧场,远处的一个石头垒砌的房子便是他夏天的家。

△进山之路

这个山沟几乎没有游客来过,牧民非常淳朴,知道我们要去雪山脚下,他驾车在布满乱石的山岗上向上攀爬。坡度越来越大,海拔越来越高,我们需要不停地下车清理前方的石头。一个小时后,车勉强开到了海拔4600米的高度。

雪山近在咫尺,我们开始徒步向上攀登,一个小时后到达了海拔4820米的冰川末端。向上眺望,顶峰就在眼前,但从无人机传回的图像可以判断,眼前看到的雪顶只不过是通往顶峰的山脊,真正的顶峰还很遥远。

通过初步侦察,我们感觉到攀登滩北峰并不那么简单。首先,攀登线路不确定;其次,4月的冰川上积雪还没开始融化,可说是一年中积雪最厚的时候,要想用阿尔卑斯式攀登方式将会非常吃力,此外还有遭遇雪崩的风险。

小贴士

阿尔卑斯式攀登是指在攀登有一定难度的山峰时,攀登者尽可能携带最少的装备、依靠自己的力量、在最短的时间内到达预定目标。这种攀登方式在阿尔卑斯地区比较盛行,相对而言受季节、天气、路线的影响较小。

驶出东沟后向导临时改变了线路,带领我们向西北方向穿越荒漠,虽说是下坡,但在松软的沙土上还是不时地陷车,接近315国道时也就到了牧民呼尔次的家。

他家距离茫崖市50公里,是一片水草丰盛的高原牧场,在附近有一个神秘的泉眼——艾肯泉。由于泉水含硫极高,水流之处鸟兽不近,寸草不生,据说这个泉眼喷涌了千年之久,其深度也无人知晓。神奇的是当你冲泉眼大声呐喊或蹦跳时,泉水便会大量涌出。

从空中鸟瞰,泉眼形似一个深邃的眼睛,血脉清晰,栩栩如生,难怪有人称艾肯泉为“昆仑恶魔之眼”。

△昆仑恶魔之眼

漫长的攀登线路

经过一天的物资准备,4月15日我们踏上了攀登滩北峰的征程。考虑到后勤保障组的大多数志愿者都没有高海拔攀登经验,后勤组营地设在距登山大本营20公里的东沟山口。

在营地吃完午饭后,我们开始向大本营进发,一路上经历了搬石铺路、陷车、爆胎,直到太阳落山我们才抵达海拔4600米的登山大本营,这也是车辆能到达的最高位置。为了拍摄,芒崖市摄影家协会***卫建民和牧民呼尔次也留在了登山大本营。

4月的昆仑山,夜里气温降到了零下十几摄氏度,按原计划我们会在凌晨2点起床,3点出发冲顶。可是我们睡下没多久,呼尔次就拉开我的帐篷,急促地说:“卫***高反厉害,不停地咳嗽,话都说不出来了。”这可是高山肺水肿的前兆,必须立刻下撤到山口的后勤组营地。山路崎岖,夜里下山风险重重。望着渐渐远去的车灯,我深信呼尔次的驾驶能力,默默祈祷他俩能安全下山。

△向顶峰攀登

这个意外事件使我们的出发时间推迟了一个多小时,直到4点半我们8名队员才离开了营地。

一个小时后,我们到达了海拔4820米的冰川末端,跨过冰封的冰碛湖后,开始沿冰川向上攀登。我们踩在松软的积雪上,一脚下去就到了大腿根,高山向导王红艰难地在前面开路,队伍缓慢地向上挪动。

照这个速度攀登,当天登顶返回是不可能的,我们急忙调整线路,沿着冰川右侧的山体向上攀登。穿着冰爪在冰川和岩石混合地带攀登,虽然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不稳,但速度还是快了不少。天蒙蒙亮时,我们到达了东西山脊的脚下。

△在东西山脊上眺望顶峰

此时顶峰在东南方向,为了避免雪崩,我们没有选择向东南方向攀登,而是直接沿着45度的陡坡向南攀登。

此时8人的队伍已经拉开了很长距离,向导王红带领罗彪、柳如姐、摄影师吕俊和我走在前面,向导能量带领队员马玉山和颉新刚远远落在了后面。

陡峭的山体,深厚的积雪,让我们顾不上结组,各自为阵奋力向上攀登。4个小时后,我们5人登上海拔5300米的山脊,此时太阳已冉冉升起,似乎顶峰就在眼前,再用两个小时就能登上顶峰。

一个小时后,向导能量才带着其他两名队员到达山脊,还没等他们歇口气我们5人又出发了。东西山脊岩石耸立,我们只能从山脊下方十几米的地方横切过去。

这段长度为100多米的横切线路极其消耗体力,齐腰深的积雪让我们足足攀爬了半个小时。回头望着我们踏出的深深的雪槽,我心想幸好没沿着东南方向斜切攀登,不然真有可能引发雪崩。

△攀登线路

通过东西山脊,一个硕大的雪包清晰地呈现在我们面前,似乎再有一个小时就能登上顶峰。此时已经到达了海拔5400米的高度,在强劲的高山风的作用下,通往顶峰的山体露出了闪亮蓝冰,我们5人结组快速向上攀登。快到雪包的顶部时,我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,实在跟不上向导王红的攀登节奏,我和吕俊脱离了结组绳。

我和吕俊登上大雪包后仍然看不到顶峰,我们沿着南北山缓慢地向上攀登。此时,后面队员刚刚通过横切线路。为了这次攀登我们精心挑选了8名队员,其中3名队员曾登顶珠峰,两名向导都有海拔8000米雪山的攀登经历,另外3名队员也有海拔7500多米雪山的攀登经历。也许是海拔上升太快,队员没有足够的时间适应海拔,攀登时大家都感到很累。

11点30分,经过7个小时的攀登,第一批5人先后登上了顶峰,这也是人类第一次站在了这里。对讲机里传来大本营的祝贺。

△滩北峰之巅

滩北雪峰之巅是一个东西走向的大雪檐,向南眺望封闭的阿尔金盆地一览无余。在东南方向600米处有一座比滩北峰高出几十米的大雪峰,它就是位于新疆境内的一座无名峰,此峰虽然只高出了几十米,但不论接近性还是攀登难度都远大于滩北峰。

我们5人在顶峰足足停留了2个小时,也不见第二批队员的踪影。通过无线电通联得知,马玉山已放弃攀登,正在下撤。向导能量正带领颉新刚向南北山脊攀登,按照这个速度他俩登上顶峰至少还有要一个多小时。此时,山顶已被乌云笼罩,瞬间飘起了雪花,大本营天气也突变,唐局长一个劲儿地呼叫,让我们尽快下撤。

△下撤途中

从大本营出发已过去了9个小时,我们带的水早已喝完,精疲力竭的我们不敢停留,开始结组向山下走去。途中在山脊上碰到了向导能量和颉新刚,小颉显然体力不支,即使勉强登顶也很难安全下撤。

我们会合后两组继续下撤,途中柳如姐在陡峭的冰面上突然滑倒,好在我们4人及时制动避免了一次滑坠。艰难的下撤持续了5个小时,体力严重透支的马玉山和颉新刚回到大本营已是下午6点30分,此时,从大本营出发到返回已过去了14个小时。

[size=1em] 小贴士

滩北峰海拔5675米,高度和难度较为适中,适合大多数登山爱 好者攀登。从大本营到顶峰垂直高度1000米,直接登顶强度较大, 建议最好在南北山脊下方海拔5400米处建立突击营地。

攀登滩北峰交通便利。茫崖市有机场,今年年底从青海格尔木经茫崖市抵达新疆库尔勒市的火车也将开通。

滩北峰的接近性非常好。从茫崖市到登山大本营80公里路程,驾驶越野车4个多小时即可抵达,救援保障较为方便。

建议茫崖市旅游部门维护进山的道路,让车辆能抵达海拔4820米的冰川末端,一来方便登山,二来吸引游客前往观赏雪山、冰川和冰碛湖。

( 本文作者 : 凯途高山 )


Copyright (c)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
声明:依据国家《互联网管理规定》,本网站禁止发布任何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、法规的内容
如涉及版权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!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