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焦点中心

洛克赏花_户外
2020-07-10 04:09:05
美国探险家洛克曾经徒步考察的最经典线路,香格里拉一词由此而来。他曾在和朋友的信件中这样说,“我情愿死在这美丽的大山里也不要在医院冰冷的床上。”1928年3月,美国探险家约瑟夫·洛克从木里出发,穿越稻城、亚丁等地,深入贡嘎岭地区;他两次穿越稻城亚丁之后,在美国《国家地理杂志》发表了他撰写的文章和拍摄的照片。
1933年4月,美籍英国作家詹姆斯·希尔顿(James Hilton)以此约瑟夫·洛克穿越时的文章和照片为素材,尤其是洛克贡嘎岭三座神山(仙乃日,央迈勇,夏诺多吉)的探险经历,创作了著名的小说——《消失的地平线》》(Lost Horizon);人们将小说中所描述的“世外桃源”称之为“香格里拉”,同时也在世界范围内兴起了寻找香格里拉的热潮,约瑟夫·洛克探险时从木里穿越到贡嘎岭地区的这条线路,就是后人所说“洛克线”。由于至今这些地方车辆都无法通行,所以,只有徒步才能穿越。
途经亚丁、稻城、贡嘎三大风景区,其中有冲古寺、贡嘎寺两大古老寺庙,有三怙主三座神山(东峰——夏诺多吉,海拔5958米,代表密部主金刚手;南峰——央迈勇,海拔5958米,代表大智文殊菩萨;北峰——仙乃日,海拔6032米,代表大悲观世音菩萨)。贡嘎神山,要翻越海拔4800米的两大垭口(夏洛多吉垭口、日乌且垭口),穿越莫溪沟和日乌且沟,经过贡嘎的众多冰川,终点是情歌之城—康定,沿途风景绝美。(以上来源百度百科)

[洛克线部分徒步示意图]
一般我们所说的洛克线是上图,洛克徒步的一部分线路,咕噜村作为徒步起点,冲古寺为终点,包含了森林、河流、瀑布、海子、寺庙、雪山等风光,需要翻4个4500+的主要垭口,约70公里,此段线路是高海拔徒步线路。
这次我们的徒步起点是呷洛村,海拔3000米左右,比咕噜村出发近10公里,左右,也能更好的适应高海拔。
活动行程:
草塘牛场-万花池牛场-翻杂巴拉垭口-央迈勇侧向垭口-新果牛场Day7.新果牛场-黑湖垭口-呷独牛场-蛇湖垭口-蛇湖营地Day8.蛇湖营地-松多垭口-牛奶海-五色海-洛绒牛场- 冲古寺-亚丁景区门口-稻城Day9.稻城-成都(解散)Day10.青城后山Day11.成都随便逛逛Day12.成都-深圳
人员介绍:

军哥,体能爆表,性格随和乐观,幽默善聊,靠谱帅大叔。平常和他户外,一直看不到车尾灯,等我们上山时,他已经泡好茶等我们了。

影寒,大厨一枚,这次徒步伙食全靠他,也是一个体能爆表的神兽,精致boy,性格好会照顾人(一起船底顶时,他见有队友体力稍有不支会主动帮忙背背包),天生适合高海拔户外,这次徒步被他拉爆。

杰妹,户外女神,体能好,性格直爽,善良,乐于助人,酒量好

三页书(本人),直男癌中期(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),有点爱叨叨。体能还行,户外经验还行。户外理念:安全第一,团队第二,快乐第三,环保第四。
接近洛克 6月18日,我、军哥、影寒从深圳飞成都。杰妹去杭州玩了,我们在成都集合。 是日,骄阳似火,蓝天上的云如拔丝一样。排队上飞机时,汗如雨下。

杰妹比我们早到成都,我们到成都的时候,她还特地来地铁口接我们,重要的是,她还买了奶茶和水果。太贴心了吧!
晚餐吃的是本地火锅,不存在什么微辣、中辣、变态辣,只有辣和不辣。考虑到军哥是广东人,我们点了个鸳鸯锅。

看照片,是不是食欲大振胃口大开? 刚开始,两个湖南人一个河南人刚吃感觉还不错,还在忽悠广东人吃外圈的牛肉,广东人也是好奇,经受不住蛊惑,尝了一片牛肉。广东人吃了牛肉后就停不下来了,一直喝酒喝茶,面部表情特别精彩。 吃着喝着,湖南人也没想到这辣椒还有后劲,越吃到后面也扛不住这辣度,都转战清汤 对不起,给湖南人丢脸了


6月19日,成都火车到西昌。白天大部分时间在火车上度过,到达西昌酒店时,天都快黑了,大家饥肠辘辘,吸取昨天教训,点了个清汤锅,搞点酒,美滋滋的小酌一杯。酒足饭饱后采购徒步时的主食与路餐、水果。

6月20日,西昌到呷洛村。今天是最折腾的一天,转了两趟车,坐得腰酸背痛。好在路途风景还能看看,杰妹也像只小麻雀叽叽喳喳,一路上增加了不少欢乐。悲催的是,再快到呷洛村的时候,前面有辆车侧滑,轮胎爆了,车身挡死原本不宽的马路。又耽误了很长时间。


到达偏初家时,已经是凌晨1点左右。大家随便洗洗想睡时,我发现外面星空超美,哈哈哈,大家又出来拍星空银河,还有北斗七星。
今天说不值吧,也不觉得。反正我觉得不亏。

6月21日,由于昨天太折腾了,我们打算在呷洛村休整一天,附近逛逛。(我多安排了2天机动时间,以备不时之需)
早餐是粥配藏香猪肉,也有酥油茶,咸咸的。
今天偏初姐姐带我逛小卖部,爬了坡去了一个庙,不过不知道叫啥名字,在这里俯瞰呷洛村挺漂亮的。

原本是打算在这里放无人机的,把装备一打开才发现没带线,没带线。。。
一行人又肥家拿线,不走回头路,去了偏初姐姐说他们那边情侣经常约会的小草坡放无人机。

中餐晚餐都是影寒做的。原本昨天在木里买了排骨打算徒步的时候做着吃的,但到偏初家这段路海拔也不算高,排骨放久了有点味道,只能忍痛今天吃掉。今天再杀只土鸡带上山做菜也不错。

话说影寒厨艺真不错,一般有点味道的肉再做菜我是吃不下的,今天我胃口不错耶。

徒步洛克

Day 1:强攻21km

6月22日,早餐吃青稞饼酥油茶,不是当地人感觉吃不习惯,大家也是尝个鲜。我们没有带青稞饼作为额外零食,哈哈,没能满足花花姐让我们啃大饼拍照的执念。

吃完早餐,大装备交给马帮——也就是多丁的妈妈。刚开始我挺诧异的,咋安排一个年纪这么大的老人家,她也不会说普通话,挺忐忑的。后面和偏初沟通,才知道多丁就住上边牧场,会下来接我们。

刚走还不知道体能,爬坡10分钟,我们就跟不上老人家了,还要别人等,一群弱鸡,哈哈哈。

爬完小山坡,开始下坡时就代表4-5天没有信号了。大家在发朋友圈,磨蹭了一阵子,最后杰妹还没好,我一直催杰妹,走了走了。我是怕跟不上老人家啊。一眨眼,老人家就消失在森林小径。

好在多丁妈妈在岔路口等我们,她也担心我们走错路。

[某个精致boy真会保护自己哟]

走在原始森林里,阳光透过树木,照在大地上。光与影中,百花盛开,碧玉般的河水时不时的露个脸,别有一番风味。

偶尔停下来拍照,给军哥影寒拍照还好,就是给杰妹拍照时,她有点不说话。我以为她有点高反,叫她多喝热水后面用血氧仪给她测了血氧,挺正常的啊,咋肥事呢?

前面有个桥,桥边很多经幡,合照并祈祷此行顺利。高海拔徒步,我主要担心是高反和天气。希望这次天气给力,大家能尽快适应高海拔。

桥下是河,这里地势落差较大,石头上全部是青苔,很长很长的。如果水流大,这里应该是个瀑布。

由于多丁母亲不会普通话,路上沟通比较少,也就午餐时与她分享了些零食,路上见她们摘了一种野果尝,我也尝了下,酸酸的,可惜没拍照。说到野果,路上也看到了些野草莓,可惜没啥水分。

走走停停,终于到了多丁下来接我们的地方。我们在这里休息,补充水源。

最终是与多丁见面了,我赶紧上去和他握手,请求接下来几天多多关照我们。多丁是土生土长的藏族人,不善言辞,我感觉他还有点害羞(天生脸红?)。他笑着答应了,问我们今天哪里扎营,我说看大家状态吧,状态好直接去藏别牛场,状态差就在满措牛场吧。

[军哥和多丁]

我把我们一个对讲机给他,方便沟通。

走了一段路,他又问我们住哪儿,我们说先往前面走嘛。后面到了满措牛场,才13点半。大家状态都不错,商量了一下,此地树木茂盛,视野不够开阔,风景一般,不如去下个营地。

路边的花,是真多呀。我东采一朵,西摘一朵,凑齐了一束花,送给不在状态的杰妹。终于把她给哄回来了。路上又是叽叽喳喳的,这才正常嘛。想想去年重装无向导走贡嘎大环线,也是苦逼,全部是汉子,说多了都是泪。(队友都怪我有妹子都不收

虽然说现在海拔3000多米,随着海拔的不断上升,周边的参天古树慢慢变得没这么密集了,晒太阳的时候多了起来,还好大家都带了太阳伞,我、影寒和杰妹都是一路上打伞,只有军哥觉得一个大老爷们打啥太阳伞啊。

个人觉得高海拔带把太阳伞挺好的,能防晒又能避雨。雨季用很好。当然了,大风大雨雷暴天气还是用雨衣吧。

[野外带靠椅的凳子不多,多休息下]

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藏别牛场,这里的草真肥美啊,视野还算OK,水源离营地50米的样子。看这草的长势,在这里扎营的人不多吧。现在14:40,多丁说离他家还有3-4公里的样子。晚上八点多钟天黑,合计一下,不如直奔多丁家。

[多丁路遇熟人]

终究是上坡路多,走的路程远,大概21km。今天军哥又被拉爆的征兆,在最后几百米的地方,他休息了一段时间。第二次爬山把军哥拉爆,记得之前那次拉爆是重装溯溪上七娘山,不容易不容易,一般都是他拉爆我

[给他拍照都不太愿意回头看]

视野终于豁然开朗,满风吹草低见牛羊。

[我总觉得小牛犊子蠢萌蠢萌的]

18点半左右到达营地,扎好营应该是19点多了。休整一下,几个人在多丁家分工合作,做晚餐。当然主力是影寒。瞧这姿势,帅的一批。

第一次在高海拔吃鸡,好刺激的说。哈哈哈,接下来几天我将开启大胃王模式

吃饱喝足,洗好锅具后,也比较晚,大家进帐篷休息。

Day 2:认怂,休整一天,意外收获

6月23日,我定了个5点半的闹钟,迷迷糊糊醒了,见外面黑乎乎的又接着睡。5:50左右,我把杰妹和影寒叫醒,起来看日照金山。雾大,勉强适合拍延时。

影寒起床后就在我帐篷旁边拍延时,有个哥们没点眼力劲,看到我们在拍延时还刻意从镜头前面走过去,还说了一句“在拍视频啊”无语,影寒拍的日照金山有点毁,还好我提前把手机放洞洞鞋也在拍延时摄影,剪剪勉强能看。

昨晚比较机智,大家帐篷门厅对着夏诺多吉,躺床上就能看,惬意

原计划今天是去新果营地,所以起床的时间我就把睡袋和充气垫收起来了。洗漱完就去做早餐。今早吃面条,配昨晚剩下的鸡汤和影寒做好的牛肉。我生怕搞得是黑暗料理,大家下不了口。看到大家吃的欢我才放下心来。哈哈哈,其实我知道是影寒做的鸡汤和牛肉好吃。

吃完早餐,军哥状态不好,需要休整一天。估计是昨天徒步时间长,爬升高,又吸烟,高反了。活动开始前我就和大家有个约定,万一有人高反严重就一起下撤。我们预留的时间也够,昨天一天赶两天的路,休整一天也没事,看他明天状态如何,再决定上还是撤。

[露出真容的夏诺多吉]

杰妹今天也有点不舒服,也留在营地休整。多丁带着我与影寒去看一个海子。

多丁说,这个海子很少有游客去。

去海子真不容易啊,要钻高海拔的大树林,树林里的青苔超级厚,像席梦思床一样,踩一下就陷下去了,并且全部都是爬坡,特别费劲。我和影寒两个在后面走的气喘吁吁,多丁像个没事人一样,人比人气死人。

好不容易爬上一块平地,风景一变。眼前首先看到的是野花,接着是一片烧焦的树木,再远处才是神山夏诺多吉。这算是神山下见证生机与死亡吧。

虽然物理距离是远离了神山,但感觉此时的夏诺多吉更近了。

多丁说,他们平时也不来这里,挖虫草才去上面。越往上走,路迹越不明显,没人带还真不好找。最终,我们爬上来了。入眼的如一块玉,有深有浅。可能是隔得近、光线等原因手机拍不出那种颜色,那种美,照片与实物相差较大。

那就再靠近点拍,拍那花,拍那海子,拍那神山。还有,拍那人。

恋恋不舍看完景,下山。

到营地时,我和影寒又捣鼓了一下无人机。(哈哈,不太会玩)军哥状态有所转好,看着我们玩了一会,催我们做饭。

收了装备,准备做饭。山那边起雾了,下了一场大雨,挺久的。期间多丁去赶牛,肯定淋雨了。

吃晚饭时,也和多丁家人全混熟了,大家一起吃饭,其乐融融。太饿了,也没信号,便忘记了朋友圈先吃饭这回事,没图,但味道好。

睡前,我把高反药给了军哥服用。希望他明天满血复活。

Day 3:艰辛的一天

6月24日,今天杰妹状态不错,军哥看着也OK,收拾好装备出发时,已是9点多,此时,夏诺多吉露出了真容。

今天要翻两个垭口,一个是海拔4700米的杂巴拉垭口,一个是海拔4500米的央迈勇侧向垭口。适应了海拔不算难,如果没适应好,还是有挑战性。

从营地往上面走就是万花池营地。这里地势不怎么平坦,水源也一般,不建议在这里扎营。

爬坡还是会喘,只能慢慢走。但从今天就慢慢凸显出影寒的神仙体质了。

我们的速度不算慢了。我们是9点多出发的,在杜鹃林追上了8点多出发的一个部队。和他们一起合影我们又继续往前走。

走到这里,一定要看轨迹,不然容易走错。我们绕了一点路。多丁还担心我们迷路。这种地方视野开阔,还不会迷路。我用对讲机呼他垭口风大,不用等我们,让他早点到营地。

相比去年重装翻日乌切垭口,我觉得今天轻装轻松太多了。没有头痛,只有心跳加速,呼吸急促,如同初恋般的感觉

高海拔的天气,就像小孩子的心情一样,说变就变。刚刚还是蓝天白云,眨眼就起云了,接着就下雨了。大家把伞收好,穿上雨衣,继续前行。

越靠近垭口,雨越大,还伴随着雷声,还好雷声比较远。我让大家把对讲机关了。手机也不敢拿出来拍照。影寒和杰妹速度比较快,眨眼就没看到车尾灯了,我和军哥在后面慢摇。

翻了垭口,往下走一段距离,终于看到影寒和杰妹在一块岩石下躲雨吃东西,不容易啊。这时,雨开始停了,大伙在这儿休息了一阵子。

吃完路餐,军哥说他笨鸟先飞。军哥慢慢走远,我不是很放心,就跟着追下去了。影寒和杰妹在收拾东西。大概走了500米,还没见影寒和杰妹下来。

我们俩在前面慢摇,突然间就听到后面有声音了,刷的一下,两人就跑了下来。斗宗强者,恐怖如斯?还有天理吗,我要举报有人开挂。

在未凋谢的杜鹃花前,央迈勇被云雾挡住,文殊菩萨似乎欲语还休。

路过一边花海,我们忍不住一拍,军哥却没这个心思。后面好说歹说一起合照一个。军哥状态不太好。走几步歇一会,我跟着他慢慢走。影寒和杰妹速度比较快,在前面走走停停等我们。

军哥一直叫我跟影寒他们一起走,早到营地准备晚餐。我说,不急,慢慢走。

大约16点半左右,我们终于爬上了央迈勇侧向垭口。爬到这里,也就能看到今晚的营地了。路况也比较好,我让影寒和杰妹先走,到营地休整扎营。军哥一直让我跟他们一起走,估计他觉得我跟着走压力大。

我说,没事,我们慢慢走。营地很近了,也是下坡路,不着急。

走完下坡路,到了第一个草坪,我也就放下心来了。刚好旁边有几个人扎营,这里离营地大约300多米的样子,我怕影寒他们没扎好营,和军哥说了声,先过去帮忙扎营了。

到新果营地,帐篷都扎好了,一问,原来是多丁帮我们扎好的,他中午一点多就到营地了,又是给我们扎营,又去捡柴禾。真是太辛苦他了。由于扎营点坡度有点斜,我们稍微调整了一下帐篷位置。刚整得差不多,军哥也到了。我赶紧给他的充气垫充好气,叫他先休息。

营地的石头房子顶部是盖了一层塑料,没烟窗的,全靠大门流通空气。在屋子里只要站着,保证眼泪直流。

杰妹在做可乐姜汤,我给影寒打下手。姜汤一做好,赶紧给军哥送过去。

军哥说,三页麻烦你们了。

我说,军哥你这样说就没意思了,大家都这么熟了,这么客气干啥。

吃完饭,军哥和我说想下撤,呃,现在也不好下撤啊。问他感觉如何,不运动没啥感觉,一走路就感觉四肢无力,喘的厉害。测试了一下他平衡感,走路有一点点偏移。我的建议今晚吃完高反药,看恢复如何,状态不太好就骑马——管不住嘴吸烟就多花点钱骑马咯

洗完锅具,感觉还是冷,用高压锅泡了开水,大家装好保温杯。睡吧睡吧,明天早点起床出发。

Day 4:四周皆是风景

应该是昨晚太累了,睡眠不错,但被自己的定的闹钟吵醒。打开内帐外帐,我直打哆嗦,好冷啊,太冷了。天空没有一丝云,还有几颗星星,那又怎样,让我再赖会床吧。

磨蹭了几分钟,开始穿衣服,收睡袋防潮垫。再叫大家起来看日出啦。嗯,新果营地确实漂亮。

( 本文作者 : 三页书 ) 12下一页
      在未凋谢的杜鹃花前,央迈勇被云雾挡住,文殊菩萨似乎欲语还休。         路过一边花海,我们忍不住一拍,军哥却没这个心思。后面好说歹说一起合照一个。军哥状态不太好。走几步歇一会,我跟着他慢慢走。影寒和杰妹速度比较快,在前面走走停停等我们。     军哥一直叫我跟影寒他们一起走,早到营地准备晚餐。我说,不急,慢慢走。

自由结伴,完美组合,专业操作,安全保证,全程自在随意,有兴趣的赶紧报名哦!

发表于:2020-7-7 15:57


美国探险家洛克曾经徒步考察的最经典线路,香格里拉一词由此而来。他曾在和朋友的信件中这样说,“我情愿死在这美丽的大山里也不要在医院冰冷的床上。”1928年3月,美国探险家约瑟夫·洛克从木里出发,穿越稻城、亚丁等地,深入贡嘎岭地区;他两次穿越稻城亚丁之后,在美国《国家地理杂志》发表了他撰写的文章和拍摄的照片。
1933年4月,美籍英国作家詹姆斯·希尔顿(James Hilton)以此约瑟夫·洛克穿越时的文章和照片为素材,尤其是洛克贡嘎岭三座神山(仙乃日,央迈勇,夏诺多吉)的探险经历,创作了著名的小说——《消失的地平线》》(Lost Horizon);人们将小说中所描述的“世外桃源”称之为“香格里拉”,同时也在世界范围内兴起了寻找香格里拉的热潮,约瑟夫·洛克探险时从木里穿越到贡嘎岭地区的这条线路,就是后人所说“洛克线”。由于至今这些地方车辆都无法通行,所以,只有徒步才能穿越。
途经亚丁、稻城、贡嘎三大风景区,其中有冲古寺、贡嘎寺两大古老寺庙,有三怙主三座神山(东峰——夏诺多吉,海拔5958米,代表密部主金刚手;南峰——央迈勇,海拔5958米,代表大智文殊菩萨;北峰——仙乃日,海拔6032米,代表大悲观世音菩萨)。贡嘎神山,要翻越海拔4800米的两大垭口(夏洛多吉垭口、日乌且垭口),穿越莫溪沟和日乌且沟,经过贡嘎的众多冰川,终点是情歌之城—康定,沿途风景绝美。(以上来源百度百科)
一般我们所说的洛克线是上图,洛克徒步的一部分线路,咕噜村作为徒步起点,冲古寺为终点,包含了森林、河流、瀑布、海子、寺庙、雪山等风光,需要翻4个4500+的主要垭口,约70公里,此段线路是高海拔徒步线路。
这次我们的徒步起点是呷洛村,海拔3000米左右,比咕噜村出发近10公里,左右,也能更好的适应高海拔。


Copyright (c)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
声明:依据国家《互联网管理规定》,本网站禁止发布任何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、法规的内容
如涉及版权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!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